陈平牺牲2000少女,助刘邦突围,预言:我家必败于女子,果然应验

公元前206年,刘邦与项羽开始正式争霸,历史上将其称之为“楚汉相争”。

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之后,刘邦在张良等人的建议下忍辱负重,屈就“汉王”这一称号。而后趁着项羽率领部队平定齐国之乱时,刘邦征服了三秦地区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汉中王”,从此以后便拉开了“楚汉争霸”的序幕。

刘邦趁着项羽身陷齐国,大肆攻打项羽的国都彭城,号称有56万兵马之多。但没有料想到的是,项羽仅仅率领3万精锐,便大破彭城并且杀死了刘邦10多万的人马。

彭城之战,刘邦可谓经历了人生最为屈辱的时刻,他连老婆和亲爹都顾不上,坐着夏侯婴驾驶的马车就急急逃命去了。在逃命的路上,刘邦为了减少马车的重量以便跑得快一些,数次要将自己的儿女踹下马车,多亏了滕公出手相救。

刘邦率领着残余的部队一路逃到了荥阳,准备在此处恢复元气,却没想到项羽率领部队围困了荥阳。

刘邦原本还是想用在“鸿门宴”上的那一招,向项羽服个软,项羽就会放过他。结果没有想到的是,项羽的“亚父”范增这次彻底不干了,于是荥阳便危在旦夕。

在如此危机的情形之下,刘邦手下的谋士陈平站了出来,最终以牺牲2000名少女的代价,解了刘邦的“荥阳之围”。

陈平这个人与张良、萧何截然不同,他最擅长的事情是洞察人性,他分析问题的思路也是站在人性的角度去考量的。

《资治通鉴》记载了陈平的计策,大致可以分为三步走,第一步便是瞄准项羽的最大的弱点:

“项王为人恭敬爱人,士之廉节好礼者,多归之。至于行功爵邑,重之,士亦以此不附”。

陈平的意思就是说:项羽这个人,表面上看起来对手下很器重恭敬,很多人都被他的这一套表面功夫蒙骗了。实际上,项羽对于钱财爵位看得很重,不肯分给手下的人一点好处,很多人早就对他不满了。

于是他便建议刘邦:“大王您这个人呢,虽然表面上狂放不羁、不懂礼节,但您绝对不是项羽那样看中身外之物的匹夫,您可以用钱财买通项羽的手下。”

这便是陈平的“反间计”了,刘邦一听觉得很有道理,于是便按照他的要求拨给他4万斤黄金,去分别买通项羽的手下。

陈平要离间项羽和谁的关系呢?陈平做了具体的分析:

“彼项王骨鲠之臣,亚父、钟离昧、龙且、周殷之属,不过数人耳”。

也就是项羽阵营中的“三巨头”,钟离昧是前线打仗的、“亚父”范增是出谋划策的、周殷是负责后勤的。

在确立了目标之后,陈平便开始了他的第二步操作:离间项羽与“三巨头”。

他先是重金收买项羽阵营中早就不满的人,开始放出“钟离昧通敌要造反”的假消息,项羽越听越觉得真,于是钟离昧便受到了项羽的疏离。

项羽这个人也是天真,他在疏离了钟离昧之后,居然还专门派人去刘邦的阵营中打探虚实,这可谓是正中了刘邦与陈平的下怀。

于是,一部史诗级的表演便开始了,项羽的使者一到刘邦的帐中,就受到了“国宴级别”的招待。

项羽的使者还纳闷呢,心想,这不符合标准啊!结果还没吃上一口,陈平就派人去问他:“请问您是谁的使者啊?”项羽的使者如实回答:“鄙人是项王的使者。”

结果话音刚落,陈平与他的手下脸色大变,马上就将美味佳肴换成了难以下咽的饭菜,故意大声地说道:“我还以为是亚父范增的使者呢,原来只是项羽那小子的使者啊!”

结果可想而知,使者受了一肚子气之后回到了项羽身边,一五一十地向项羽汇报了这个消息。项羽一听就急了:“这还了得,范增也靠不住了呀!”

项羽和范增早就意见不合了,从此以后一拍即散,范增气鼓鼓地要回老家,结果在半路上就背疮发作身亡了。

范增一死,其他的都是小问题,陈平开始进行他的第三步行动——帮助刘邦撤离。

当然,项羽最终还是派人围困了荥阳,但失去了范增的项羽再也没了左膀右臂,陈平略施小计就帮助刘邦逃出生天了。陈平的手段还是相当残忍的,他在荥阳征用了2000名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,老妈子中年妇女他都看不上。

然后将这些少女打扮成士兵的样子,命令一个叫纪信的人扮成刘邦,打开荥阳城的东门大喊:“汉王刘邦投降了!”

于是守在东门的项羽部队一拥而上,结果一看都是女人,便没有下手。而西门、北门、南门的项羽部队一听“刘邦投降”便放松了警惕。

再一打听,原来是女人假扮的士兵,而且是2000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,不由地心猿意马了起来。趁着项羽的部队松散,刘邦等人便率领十几个人冲了出去,只是可怜了纪信这个替死鬼。

而那2000多名少女的命运到底如何,司马迁一个字也没提,或许是场面过于混乱,司马迁他老人家也不好意思写吧!

陈平一系列的操作单个看起来都很平庸,无论是反间计还是美人计,都是前人用了无数次的。但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,他对于这些计策掌握得相当精准,其背后的原因是他对于人性的把控,设计的每一步都直中人性的弱点。

或许是由于自己太了解人性了,陈平在帮助刘邦突围之后,突然悲哀地感叹道:“日后,我的家族必定败给女人!”

根据史书的记载,陈平确实说过这句话,在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中是这样描述的:

“我多阴谋,是道家之所禁。吾世即废,亦已矣,终不能复起,以吾多阴祸也。”

意思就是说,我陈平对于人性的阴暗面过于熟悉,以致于招招都是阴损的谋略,阴阳失衡必定会影响到后世的气运。

陈平这个人不仅了解别人,还了解自己,他在日后所立的“奇功”都离不开阴谋与女人。

公元前200年,刘邦身陷白登山几乎要被冻死,陈平通过贿赂匈奴单于的王后阏氏,使得冒顿单于放过了刘邦。

刘邦在驾崩之前,曾经命令陈平杀死樊哙,但陈平给自己留了一手——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。刘邦在陈平前去的路途中便驾崩了,樊哙逃过了一劫,陈平也因此没有得罪吕后。

从此以后,陈平便整日纵酒欢歌,以躲避吕氏家族的嫉恨,尤其是吕后的妹妹也就是樊哙的妻子。吕后最终被陈平的伪装所骗,陈平又摇身一变成为了吕后身边的红人,但在吕后去世之后,陈平马上就与周勃联手灭掉了吕氏家族。

陈平一生颠倒反复,这也为他日后子孙的覆灭种下了恶因,陈平的儿子因为抢占他人的妻子而被剥夺爵位并处以死刑,陈氏家族直到西汉覆灭都没能恢复元气,陈家,果然衰败于女子。

或许,这真的是应了陈平自己所说的:“一生惯用阴谋而错乱了乾坤,这注定要贻害自己的子孙!”但笔者认为,其中最深层次的原因,还是陈平本人对人性的洞悉程度——所谓的位极人臣、封妻荫子,不过是帝王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威裕顺家政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